1. 服务电话:0898-66751954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 >> 新闻资讯  >> 公司新闻  >> 查看详情

(海口印刷厂)五眼紧逼,我们怎样才能打赢第2次稀土战争?

来源: 海口印刷_海南印刷_商务印刷公司_专业彩色印刷_海南海口印刷直接厂家  日期:2021-03-10 17:28:04  点击:84  属于:公司新闻
海口书籍印刷 海口不干胶印刷 海南优惠券印刷

  中国之所以成为稀土出口大国,不仅仅因为“资源丰富”,还有一个更最重要的原因“产量大还卖得便宜”。

  但最近几年,世界风云迅速变化,全球稀土格局早已不同以往。需要与时俱进,具备新的认知。

2018年,中国稀土开采配额量12万吨(折合稀土氧化物REO,以下同),占全球开采量的74%。而境外开采量达到41900吨,占剩下的26%。

对比2017年国外19500吨的开采量,2018年的增幅达到了114%,比翻番还多,可谓是暴增了。

到2019年,全球稀土总产量猛增至21万吨,而中国的稀土开采量只增加了10%,为13.2万吨,占全球稀土开采比例也进一步下降到63%。

但在中国之外,全球其他国家稀土产量继续增加到7.8万吨,保持快速增长势头。

其中产量高度集中在美国、缅甸、澳大利亚这三个国家。

从整体情况来看,全球稀土开采高度集中——中国、美国、缅甸、澳大利亚,这四个国家的稀土开采量全球总占比高达95%,其他国家目前可以忽略。

【全球稀土消费贸易格局】

2019年,中国稀土开采13.2万吨、出口4.6万吨、进口4.1万吨,实际本国消费约12.7万吨,约占全球的60%。

很多人不知道的是,2019年中国进口稀土化合物约4.1万吨,略低于出口,但仍是全球最大的稀土进口国。

其中,缅甸、美国都是中国进口稀土的主要来源——美国既是中国稀土的出口第二大国,也是进口的第二来源——这是不是出乎网友们的意料呢?

 

中国不仅是全球最大的稀土开采国,同时还是全球最大的稀土出口国、进口国,以及全球最大的稀土消费国。

稀土消费量第二大的国家是日本,约4.5万吨,为全球总量的21.2%,而美国、欧洲各占约8%的份额。

 

从出口的情况来看,2019年中国出口的稀土超过了4.6万吨。日本、美国、荷兰、德国、意大利是中国稀土产品出口的十大贸易伙伴。

但另一个出乎意料的是,2019年美国的稀土产量已占全球12.4%,生产量占比已高于消费量占比。

【美国、澳大利亚的稀土产能】

在2010年“第一次稀土战争”价格上涨刺激之后,美国、澳大利亚的两个旧矿藏便着手复产工作。

经过一番波折,两个矿大致在2017年复产,2018年开始抬升产能,2019年便分别达到了2.6万、2.1万吨产量。

另外,澳大利亚矿藏公司还已在马来西亚设立了分离冶炼厂,形成了产业一条龙,甚至已在向中国出口稀土成品。为扩大产能,在澳国内建立的第2个分离冶炼厂预计今年投入使用。

 

美国矿藏的分离冶炼能力预计在2022年恢复,前述的澳大利亚公司也与美国国防部以及美国合作伙伴签约,帮助美国建设轻、重稀土的分离提纯能力,为“更新自给自足的美国稀土产业”奠定基础。

早在2010年的稀土价格暴涨之后,西方国家政商界无论是从“单一来源风险”,还是价格暴涨5~7倍的巨大利益,都决心着手重建自己的稀土生产供应能力。

虽然以西方式的效率,项目进展不快,其中又遇到了2012~2015年的稀土价格暴跌(跌得比2010年前还低10%),招致重挫、一度搁浅。

但10年下来,终于实现了既定目标。

【西方的产能够用吗?】

稀土被誉为“工业味精”,最早是作为化学催化剂使用的,至今在石油炼化工业上还有广泛应用。

后来发现,由于它们具有特殊的电子结构,表现出许多不同的光、电、磁的物理特性,通过掺杂或作为原料与其它材料组成性能各异、品种繁多的新型电子功能材料。

 

具体来说,应用最多的,还是作为轻稀土的镧、铈、镨、钕(占比85%),用于制造高性能永磁铁(进而制造体积紧凑的高性能电机)、电池等新能源体系所需要的产品;

而从产品端,产量数以亿、十亿计的民用消费类产品、风力发电、新能源汽车乃至娱乐产品、私密产品——手机、耳塞、振动棒、跳弹……,这些才是稀土最主要的用途。

产量以百、千计算的军用产品,只是稀土用量中很小的一部分。

 

因此作为世界第一工业生产大国、新能源大国,中国才在开采的同时,又消耗了全球约60%的稀土材料。

而作为传统的电子工业、汽车生产大国,以及主要的高端元配件、新能源零配件国家,日本这个区区岛国才会每年消耗全球21%的稀土,比美国(8%)和欧洲(8%)加起来都多。

日本也因此是世界稀土消费量第二大、净进口量最大的国家,对稀土供应局势最为敏感。

 

多年来,美国制造业一直在往外转移,产业空心化,中国和日本消耗使用了全球80%以上的稀土材料,这是东亚作为“世界工厂”的必然现象。

由于世界稀土的用量早已集中在中国(60%)以及日本(20%)。美欧等国的民用量,一共只有3万~3.5万吨,而且集中在传统的石油化工催化剂领域。

在2010年“稀土战争”之后,美欧又设法进一步降低了催化剂的稀土用量。

 

现在,美国和澳大利亚的年产量4.7万吨已经足以满足美国及其西方盟友所需,还有余力向日本甚至中国出口。

【重稀土,并非中国垄断】

有人说,中国之外只有轻稀土,没有重稀土;军工专用的重稀土是中国独有。这话不对。

由于电子结构和化学性质相近,稀土矿是多金属共生,无论是中外,矿藏或多或少都含有这17种元素,只是比例不同。

世界上大部分区域的稀土矿藏,的确是轻稀土比例高、中重稀土比例低。

 

而以赣南为中心,江西、广东、福建、湖南、广西的南方离子吸附型矿,中重稀土比例高,可超50%。

但重稀土也并非中国独有,像澳大利亚现在开采的矿藏,中重稀土含量也有5%,在马来西亚冶炼厂生产提炼的重稀土,竟有一半出口到中国,其余销售给日本、欧洲和美国客户。

中重稀土产品虽然重要,但产量小、需求量也小(15%左右),并不主导稀土产品市场。

为防不测,美国国防部在2018年已储备了约450吨中重稀土元素产品——

不要觉得这几百吨太少,军工使用的稀土本来就只占美国全部消费的5%、大约800吨而已,而重稀土更具有“味精”属性,用在特种合金、光学激光等领域,用量比例按20%测算,美国军用的重稀土估算一年150吨就够了。

美国国防部这是整整屯了3年的用量——在储备时就说得很明确,按3年战争期做准备。

 

而缅甸、越南、泰国也有离子吸附型矿藏,与中国南方类似。

在中国南方的稀土行业环保整治后,稀土的民间开采人员转移阵地到缅甸,迅速发扬光大,把缅甸开发的重稀土矿出口到国内分离。

2018年,从缅甸输入国内的稀土达2.6万吨,是中国进口稀土矿的最大来源,其中中重稀土矿比例接近一半。

【全球稀土储量】

从本质上来说,稀土其实不算稀,全球都有,各国已探明储量约1.2亿吨。

中国以4400万吨的储量,位居全球第一,占比约38%,每年产出了全球60%(一度超过97%)的稀土。

但越南、巴西也有2200万吨储量,俄罗斯有1200万吨储量,另外印度也有近700万吨储量。

这些储量的开采、利用率都很低。

 

俄罗斯、越南、巴西、印度都有扩大开采的计划,但是否实施,主要还是取决于国际市场需求。

另外,在澳大利亚还有一个储量10万吨、中重稀土比例达到了88%的矿藏。在加拿大,还有两个百万吨级的大型稀土矿,同时这两个稀土矿的中重稀土比例达到了20~25%。

这几个矿藏都有开采计划,就看需求和赢利点了。毕竟这些技术和启动都不难,就是资金、成本和环保代价问题。当然,最根本的还是市场需求。

【《稀土管理条例》的真正目的】

作为负责任的大国,中国不会将稀土供应作为武器。

中国是全力支持贸易全球化的国家,但这并不意味着无限制地放任稀土行业恶性竞争。

近年来,中国在国内实施开采量配额管理制度,就是为了避免恶性竞争,把猪肉卖出白菜价。

具体来说,每年初公布一次上半年配额,年中再公布下半年配额,全国稀土行业实施限额生产制度。

 

至于限产、整合、环保大整治之前的“黑稀土”(有人估算年产量4万吨),那早已是往事了。南方的大批私人小矿山早已封停多年(因此才有了出走缅甸)。

而这个配额每年随着对经济形势、稀土需求量的预判,而逐期调整、逐步增加。

 

例如,按照海关总署公开的信息,2020年我国出口稀土总量为35447.5吨,3.5万吨的规模比2019年的4.6万吨下降23.5%,出口额23.8亿元,同比减少21.3%。背景是疫情导致外部世界需求下降。

但经过审慎研判,2021年2月19日,工信部原材料工业司下达2021年第一批(上半年)稀土开采、冶炼分离总量控制指标,分别为84000吨(轻稀土72510吨、重稀土11490吨)、81000吨。

这个数据非常震撼,相比2020年同期上浮超过27%,接近三成!这说明了对全球经济复苏的乐观、对新能源消耗稀土的预期。